白话麻将

2008-06-16 13:05 | 作者:晨暮随心 | 大发排列5|大发排列3介绍吧首发

相传,唐代有个名叫张遂的才子看破红尘出家当了和尚,取法名“一行”,公元722年,一行为唐太宗创制了一种娱乐游戏——叶子戏,深受王公嫔妃的喜。后来叶子戏几经发展,到明代演变成“马吊牌”,由四十叶纸牌组成,分为十字、万字、索字和文钱四类。清代,“马吊牌”成型为现代意义的麻将,主要有筒、条、万,还增加了东、南、西、北、中、发、白等,牌质也由纸牌过渡到硬质牌,其花样繁多,打法各一,打牌的人也从上层发展到民间,成为一种大众娱乐项目。

麻将历史渊源,流传甚广,凡是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麻将,堪称“国粹”,一行实在可以告慰苍生。

四川人打麻将在全国是出了名的,于是麻将又叫“川麻”,进而演化成各地不同的打法和称谓。君不见,无论是在农村还是城市,平常时间在街头巷尾、竹林小院、商家店铺三五成堆搓麻将的不在少数,通宵达旦,乐此不疲的人也大有人在。双休日,就我所在的城市来说,公园、广场等地方打麻将的人常人满为患。茶余饭后,你耳朵里听得最多的是某某赢了多少,某某输了多少,什么张子打错了,本来该胡什么张子之类的话,真不知除了麻将还能不能找些别的事来谈。

客观上讲,麻将本身具有较高的娱乐性和益智性,可以锻炼人们分析、判断、处理问题的能力,为此,国家体育总局出台了《中国麻将竞赛规则》,将玩麻将框定格在“斗智力、讲谋略、比速度”的文明范围内,笔者就曾经打麻将,和高手过招,几张牌下来,对方就知道你手中有什么牌,下了叫没有,要胡那张,什么时候喂牌,什么时候撒牌给别人碰,下了叫却不能胡张,打得你浑身冒汗。

麻将通俗易懂,只要懂得一些简单的数字排列,看别人打上两盘,3、5分钟就可以上桌与人切搓切搓,于是,麻将就成为了大众首选的赌博工具。

什么是赌博呢?《辞海》定义是“用财物作注比输赢”。现在的人往往把约人打麻将说成娱乐,说成喝茶,真正叫挂羊头卖狗肉。

有的人赌得大,输赢动辄成千上万,一图一之间抱回个“金娃娃”;有的人赌得小,赌注几角几元不等,或为了挣几个小菜钱,捡一笔外快,也许皮鞋、衣服、化装品等平时舍不得买的就到手了。可以说,不打麻将,不会打麻将的可谓是凤毛麟角。

很多人打麻将都经历过从纯粹的娱乐到略有表示,从略有表示到大赌豪赌的阶段。赢了钱感觉来得容易,于是还想再赢;输了钱心尤不甘,总想捞回来。输凶了,诅咒发誓不打麻将,可别人一约又按捺不住,把说过的话抛到九霄云外。大概一个牌技再差的人也总有几盘做成大牌的机会,手气顺的时候也会赢钱,这纯粹是侥幸心理在作怪。除了侥幸心理,还有一种摸麻将带来的心理满足,君不见,这里想吊一筒,正好自摸一筒,手指的指纹与一筒的圈慢慢擦过,真比饮下美酒还要快乐,牌虽未看见,心里有数,然后翻开,验明正身,确是一筒,大叫一声“自摸!”做新郎官也不过如此。

有一句话可以诠释赌徒心理,“人生难得几回博”,博个天昏地暗,博个盆满钵满。此外,有一部分人靠打小麻将来消磨时光,一部分人打麻将出于一种从众心理——别人都打,你不打似乎就减少了许多人际交往的机会,好像你属于另类人物,于是,别人一邀约,就抛不开人情世故自觉不自觉地坐上去搓上几圈。自控力强的人往往可以抽身而退,自控力不强的逐渐发展成资深麻民。其实,经常赢别人钱的人,别人会疏远他;别人经常赢你的钱,你也会疏远别人。靠打麻将是围不拢人的,只有把自己围在方城之中。

打麻将会消磨人的意志,激发人们心灵深处一些丑恶的东西,君不见,好友反目,大打出手之人也有之;妻子蒙羞,奋而离家出走之人有之;输了钱就去偷去抢去骗有之;挪用公款走上了不归路之人有之……笔者是一名机关干部,也亲见或亲闻有些领导干部号召下属机关人员聚赌,名为娱乐,实为借机敛财,麻将成了领导变相爱贿的遮羞布、挡箭牌,滋生了社会腐败和不良现象。

老舍先生在自传中曾回忆年轻时沉迷麻将,在一场大病后头发全部掉光,从此痛下决心并戒掉种种不良嗜好而终成为一代文豪的经历。不打麻将,我们并不会失去什么,也许我们每个人究其一生也不会有多大的成就,但至少说我们拥有的是一个健康真实的人生。

后记:这是我2003年写的一篇未发表过的杂文。写过这篇文章后我渐渐不打麻将,到今天几乎和麻将绝缘。今天看这篇文章,心里有不一样的感受,毕竟经历了汶川地震和堰塞湖的洗礼,作为一名川人我深刻感受到四川要奋发有为,要雄起,要发挥地震来时我们那友爱互助的精神,励精图志重建我们的家园,所以把这篇文章重新翻出并作了修改,愿与川人共勉,国人共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