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雁

2008-06-20 12:32 | 作者:晨暮随心 | 大发排列5|大发排列3介绍吧首发

小李是村里的好事者。村里,通常对那些整天不务正业、吊儿啷当的主儿谓之“好事者”。

“天道酬勤”这话,在这农村里好像不太适用。就看小李此等人家,一不种田二不锄地的,没事就操了炮捎上绳索、小锄之类的东西进山瞎逛逛,却是村里日子过得最滋润主儿:台上小酒天天喝着,锅里叫不出名儿的肉天天炖着,哪需象那些整日屁股朝天脸朝劳作的邻居,一天忙到晚却只能勉强混顿没油水的番薯饭糊口哪!

“黑头”是只大雁。大雁怎么有名字?原来是小李给起的。在在小李眼里,这黑头绝对不是只什么好鸟。为哪般?原来它是这群大雁的哨头,鬼精灵得很!老是坏小李的好事!往年罕见雁儿的洋潭村自前年开始有大群南飞的大雁落脚了,从此就让小李子闹上心了。每次小李子端着鸟炮撅着屁股向那在河里寻食的雁群潜行,等靠近得差不多时,都免不了要被这只警惕的黑头发现了。于是引颈“哦呃”一声高响,这黑头就带着所有的大雁呼啦啦地飞走了,直让小李子口水哈拉了半米长干瞪眼。于是他恼怒,给这老是带来黑霉运气的哨头儿起名“黑头”。

黑头也知道,整个村子里就数小李子最坏!一般见了扛着锄头牵着牛从不远处走着的人,它不会有太多的担心,依旧将头伸进河水里寻泥鳅吃、悠哉悠哉地在芦苇丛边游荡。因为它知道这些人不会给它的家族带来什么伤害。只有这小李得用心提防着!前年刚到这里时,它就曾亲眼见过他手上冒火的东东让自己两位兄弟姐妹从半天里栽了下来!绝对、绝对要对他万分警惕!

小李子今年还没吃过一口雁肉!可对于这群鬼精的大雁,平日里老是喜欢在村里吹嘘如何干掉五百斤重老山猪的他却一筹莫展,毫无办法。

村里有位老者,据说年轻时也是一位出色的猎手。但这老者和小李子的关系不怎么的。因为他总觉得这喜欢吹牛的小李子虽是本家外侄,却不是正拜师出来的,因而平日里见着小李子在村里吹嘘他的本事的时候,免不得来一顿吹胡子瞪眼睛的教训,并嘲笑他的技艺是偏门歪道、并无师承之类一番。

小李子对这老头也没什么好感。总觉得这糟老头不就恃着自己是个长辈、现在跑不动了就瞧我这不会按规矩敬奉的晚辈不顺气罢了。我欠了你的不成?你见了我不高兴?我还懒得去睬你呐!

一日,老远见到小李子在芦苇丛里匍匐了老半天却又让那群大雁飞跑了,这糟老头子终于忍不住扶着锄头呵呵大笑起来。

“笑啥!你有本事弄个给我看看!”小李子在地里爬了半天,早已经弄得灰头土脸。他跳将起来恼怒地朝着老头子吼。

“我要是弄一个,你怎么着?”糟老头子分明是逗他生气。

“打赌!我输你半边野猪肉!”

“太少!太少!不干!”

“你要怎的?怕是没本事吧!”

“真要打到了,你得拜我为师傅!”

小李子低头想了半天。这糟老头,还来个狮子大开口了!按这里规矩,后生得了东西得先考虑向师傅进贡。这一年到头计算下来,还不是个小数目哪!

“怎么?你这吹牛佬不敢赌啊?”老头子语气又带这讥讽了。

“赌就赌!”小李想,你这老头趴下爬都爬不动了,还真能比我能耐?于是,他将那鸟炮递给老头。

“我不打!晚上十来点时分过来,我带你去打!”老头说。天色已经晚,他手搭凉棚,他抬头看着那群雁在一块沙洲上落下了,便扛着锄头手工回家。

晚上,小李子果然来了老头家。

老头带着他上了梭子(一种类似独木舟的小船),往湖心划去。无月的里湖面粼粼闪着星光,只能模糊辨认出一两丈开外的东西。

将到沙洲时,老头示意放慢速度,并在梭子上伏下了身子。

按照雁群的规矩,上半夜是最危险的时段,因此由最为青年的头哨“黑头”值班警戒。它此刻正保持着高度的清醒状态,在雁群里占了一块稍高一点的地站立着,瞪大眼睛巡视着四周。有全群警惕性最高的黑头值班,其它的大雁早已放心地缩着脖子进入了乡。

不过黑头它敏感地感觉到了今晚的气氛有些莫名的诡异。它有些不安,于是努力再伸长了点脖子,注意地倾听着周围的响动,并仔细地去辨认周围的东西。

老头子轻轻拍了拍小李的肩,示意轻轻划近一点,然后停住。就听得前面那黑暗里,黑头“哦呃”一声!这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特别响亮,直让小李的心咯噔一下顶到了嗓门儿。

大雁在晚上的视力不行,黑头没办法看清楚远处是否有真危险的东西靠近。不过它感觉到好像是有了危险,于是高叫了一声,唤醒了同伴们。于是黑夜里沙洲上所有的大雁都紧张地站了起来,引长了脖子,一起勘察四周的动静。

此时老头子和小李已经止住了梭子,保持着绝对的静止。隔了十多分钟,大雁们没感觉到了什么危险,于是渐渐安心了下来,继续伏身缩脖子又进入了梦乡。

黑头也怀疑自己是太多疑了些,让大家空惊吓了一场。它甚少报错警报,觉得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黑夜的安静又笼罩着四周。湖面的水波漾漾,听得见小鱼儿出水咀水的声音。

老头子示意小李子再划上两桨,让梭子又无声地前进了几米,然后又停止了下来。

黑头忽然感觉到刚才的诡异气氛又莫名地笼罩着自己。它紧张地向黑暗的四周探视,但确实没能发现什么异常!于是它活生生地将滑到了嘴边的那一声“哦呃!”咽回了肚里。

又保持了一段时间的安静后,老头子示意小李子再划上两桨,让梭子又前进了几米。

这下,黑头仿佛听到了水面有异常的响动了。即便它感觉那声音确实是很轻微,但诡异的气氛让它忍不住又本能地“哦呃”了一声!刚刚又进入熟睡状态的大雁又给吵醒了,立刻又纷纷一起站起来探起了头颅,紧张地留意着四周。

大雁们留意了好一会,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于是其中有几个年辈高些的大雁心里有些不满地想了:黑头今儿是怎么了?老是报错警报!

黑头感觉到自己的麻脸都红了。它知道大家已经劳累了一天也不容易,个个都需要睡个好觉。自己老是报错警报,真对不起大家。不过我确实感觉周围有些不对呀……不久,大家又纷纷进入了梦乡。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当小李子再靠近了一点的时候,已经可以模糊地看到洲坝里黑麻麻的一片大雁了。不过还没到鸟炮儿的射程范围。只是这轻轻的一桨,引得那高度紧张的黑头又大叫了一声!群雁又被吵醒了,纷纷站立了起来。不过视力不如人类的大雁们还是没办法看到不远处的梭子。

于是其中有几个雁们开始对频频误报警的黑头不满了,抗议地跟着叫了几声。不过白天的劳累,让大雁们不久又纷纷沉睡过去。

黑头感到又害羞又紧张。但它真的感觉气氛不对!一定是有什么问题!却又不能明白地告诉大家一个让人信服的所以然来。

当小李子再滑上一桨的时候,黑头终于明明白白地听到了水的细响!这绝对是危险的信号!于是它连续“哦呃!”“哦呃!”地惊叫了起来。

小李子心想:完了!完了!又让它们给发现了!想着爬起身子,肩膀却让老头子压住了。

大雁们又纷纷站了起来。这下,对于频频误报的黑头所发的惊叫,大雁们已经不太相信真的有什么危险了。又警惕了一番,可四周还是静悄悄,没见有任何面目狰狞、尖牙利齿的东西扑上来!

你这哨兵怎么做的?我们还要不要睡觉啊?就在黑头旁边睡觉的大雁受到的惊吓最大,于是它们恼怒地拍打着翅膀围上来,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声音,狠狠地去啄这只不称职的变态哨兵!

可怜的黑头,这下可是犯了众怒!它头上受到了点般的啄击,却不敢还手。只好悲哀地鸣叫着,狼狈地四处躲闪。

不过生气归生气,夜还长着呢!觉还是要睡的。一番打斗后,大家又渐渐安静下来,渐渐又朦胧地睡去……

等雁群又基本睡着的时候,老头促使小李用力地划上了两桨!这两下子真顶用,刚才一走一停地花了两小时也不及这两桨走的路程多呢!梭子一下子滑到了雁群三四十米开外的地方。

黑头恐怖地拍打着翅膀嘎嘎叫了起来!这是袭击来临的最高警报。不过被打扰多次的大雁们,此时已经极端不信任这哨兵了。经过几轮的折腾,大家都已经悃得难以睁开眼睛!什么哨兵!要叫你这傻瓜就叫个够吧!

黑头恐怖地看到那小李子又端起了那前年曾经让自己两个兄弟从天空里栽了跟斗的家伙,于是它本能地拍打着翅膀嘎嘎地惊叫这,一边飞了起来。它心里一阵悲哀,不明白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误要被大伙无情地抛弃!

火光一闪,然后是惊天动地的一声裂响!

群雁顿时蒙了!一阵慌乱后,大家胡乱地拍打着翅膀飞了起来,漫无目的地飞上了夜空。几只可怜的家伙忽然发现自己任凭怎么拍打翅膀,却悲哀地发现自己已经飞不起来了!

老头和小李子跳上了沙洲。

“一只、两只……一共是六只哪!”小李子咧开了嘴巴再也合不上去了,黑暗里竖立起了大拇指,“姜还是老的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