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将文化概述

2013-03-22 16:54 | 作者:老文 | 大发排列5|大发排列3介绍吧首发

麻将文化概述

文久远 2012年3月7日

麻将是中国的国粹,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有“十亿人民九亿赌,还有一亿在跳舞”的说法,赌具就是麻将。如果有国粹排行榜的话,麻将肯定排在首位。

麻将的历史可追溯到唐朝,相传发明者为张遂,邢州巨鹿人,此人后出家当和尚,是为大名鼎鼎的僧一行,生于唐高宗咸亨四年(公元673年),死于唐玄宗开元十五年(公元727年),是当时最为著名的科学家,在天文、数学等方面有过杰出贡献。先后建造黄道游仪、水运浑仪这两座巨型天文仪器;又根据河南省平原上面四个规测地点,计算子午线长度和北极高度的关系;还编制出“大衍历”;约在唐玄宗开元十年(公元722年)前后,僧一行特编制一套纸牌,以供僧人娱乐之用。其宽二寸,长五寸,上印万、索、筒等图样。后复增加东、南、西、北、中、发、白等七字类,麻将形制初备;到元末明初时,学者万秉超把麻将、马吊牌、骰子和宋代三十二张宣和牌整合为一体;再至清代咸丰年间,宁波人陈政钥有感于纸牌诸多不便,于同治三年(1864)改造马吊纸牌为竹骨麻将并详定游戏规则。此后麻将普及于神州,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贵贱,时无分昼,注无分大小,好者涵盖面之广,无过于此。

中国有句老话:“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平心而论,在精力财力允许的前提下,麻将是项很好的体育活动。四人开战,气氛活跃;勾心斗角,智力运转;洗牌出牌,动手动脑;有输有赢,修身养性;七分牌运,三分牌技;做牌在己,成牌在天。至于能赢不能输,输钱又丢人,无运又无品,伤身又伤德等人等事,不说也罢。

本人和麻将先后有过三段缘分

文革初期,我才小学毕业,读书无门,造反无队,整天只能闲逛溜达。胜利区中心小学老师赵云龙是南洋归国华侨,不愿参与文革活动,便带着我们几个小屁孩学打麻将。所玩麻将从南洋带回,象牙面料,背嵌湘竹,手工雕刻,瘦金字体,极为精美。两张课桌一拼,四条板凳一围,垫上棉毯,即可开战,每天通常打四圈,从中午1点战至下午6点,持续了大概一年多时间。当时采用传统算番法,门前清,不求人,自摸,摸精,妖头,2、5、8头,喜相逢,一般高,姐妹花,步步高,全带幺,全断幺,十三幺,十三烂,小七对,碰碰糊,混龙,花龙,青龙,混一色,清一色,变化很多,极其好玩。赵老师对我们的牌风要求极为严格,伸手摸牌出牌,袖手观牌思牌,胡牌后平摊牌面,结算后才推牌重洗,胜无骄矜面色,败有坦荡胸怀。经此牌风牌品熏陶,本人成年后极少计较个人的成败得失,把愿做该做的事情做好,享受能得到的一切,心态心境极好,虽然浪费了一段时光,也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吧。

1988—1992年间,本人的住房条件很差,不愿呆在家中,被当时兴起的麻将风卷了进去,沉溺其中,经常在楼下的小厨房中通宵奋战。牌友多为文雅之士,针对不同状况,经常有雅言俗句冒出,至今思之,亦有可玩味之处。

●一间房一副牌,5-6人共战,需要先摸牌确定上桌顺序,后上桌者称为坐。某次房东坐梦,某公冒出句:“主人下马客在船”,房东无语,众皆大笑;

●某公连庄三把,忙得不亦乐乎,眼见旁人纸牌纸钱向我靠拢,欣然曰:“大珠小珠落玉盘”!众皆愤怒;

●某公上桌后连糊三把,此后一蹶不振,长时间不开糊,开始所得连本带利吐出,物质湮灭之余,旁人加以精神打击:“拔毛凤凰不如鸡”,更有甚者:“开庄糊一糊,结账要脱裤”!

●某公手气很差,上手无精,一风一中一对头,几张牌很团结,其余则零乱不堪,怎么出牌都没用,不小心还放炮,装文士口吻自嘲曰:“屋漏偏遇连夜”,旁人却出乡语曰:“黄鼠狼专咬病鸡”!!!

●某公手气特好,第一张牌七对定口,接着自摸,悍然打牌准备来个精吊,口中念念有词:“黄鼠狼偷牛,干票大的”!下家直接糊牌,对曰:“见过偷牛的,没见过找死的”!

●某公手气特差,两圈不开糊,心中生气,眼中无光,第三圈刚开牌,即有一正两副四个精,才第二张牌即有人放炮,赶快胡牌,面色赧然说:“人穷志,马瘦毛长,蚊子腿上也是肉”!继而检查自己要摸的牌才发现是个正精,本来是冲大关带霸王精,心中后悔,嘴上却说:“天上飞的凤凰不如到手的麻雀”!

●某公奋战一天两夜,当时没电话,老婆找上门来要掀牌桌,犹坚持要打最后一圈,结果手气大旺,从东风糊到北风,收工时,得意的哼出一口京剧:“一口气跑上威虎山”!!!

如此种种,难以一一列举,此时虽浪费光阴,但也结交了一帮牌友,留下很多欢乐回忆

2001-2005年在深圳时,有空会去牌馆或小店打牌,深刻体会到麻将的千变万化,不同打法也展现出不同地域的民俗风情,试以南昌麻将和广东麻将比较如下:

◆坐庄:南昌为轮庄制,东南西北,依次坐庄,人人有份;广东为抢庄制,谁糊牌谁坐庄,再糊牌再坐庄;

◆扳精:南昌丢骰子,以点数从后排扳精,如扳出三万,则另三个三万为正精,每个算2番;四个四万为副精,可凑齐开杠,算10番;每个算一番,凑齐五番加倍,叫冲关,算10番;6乘以3,7乘以4,8乘以5,9乘以6,摸到精就是钱;现在还发展到双扳,埋地雷,回头一笑等扳精方式,加剧牌面牌值的不平等;广东则不扳精,难兄难弟一般高,没有哪张牌更值钱,不糊牌别想赚钱,要赚钱只有凭本事糊牌;

◆吃牌:南昌各色联靠数字均可吃牌,有便宜就占,能进一张就是一张;广东则是筒索万联靠数字可以糊牌,但不能吃牌,要进张只能碰牌或是摸牌;

◆东南西北中发白:南昌可吃可碰可糊,广东则须结对才可碰可糊,团结就是力量,游兵散勇没价值,趁早扔掉;

◆放炮:南昌谁放炮加倍,余者承担连带责任照样出钱;广东则谁放炮谁出钱,自己的事情自己扛,余者无关;

◆烂牌:南昌有十三烂打法,糊牌比平糊加倍;广东则不承认烂牌,越专业越好,平糊最差,小对次之,大对最佳!!!

数年前听闻一段文,颇有情趣,不敢独享,现改造如下,顺便阐述麻将文化,以飨各位:

杨公以82高龄悍然娶28少妇,某日在某大酒店举行婚宴,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车水马龙,宾朋满座。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某翁实在忍不住,借敬酒机会上前请教曰:“杨公文理双全,学贯中西,实为国人学子楷模,能为者竟无所不能!!!某昔闻古有张先梨花压海棠之先例,今眼见杨公白发娶少妇之壮举,但真枪实剑已成过去,徒具光亮;宝刀已老难度良宵,愧对佳人。欢宴散后,便入洞房,情深意切却精疲力竭,人心无足,人力有尽,不知杨公以何法应之,又有何策教我”?

杨公慨然曰:“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无论何时何地,何人何事,当有良策应之。白翁少妇,取麻将文化应之即可”。

众友哂之,某翁愤然曰:“数学物理吾辈不能,书法诗词吾辈不精,独麻将文化众友精通,与白翁少妇何涉?杨公未免欺人太甚”!!!

杨公笑曰:“既谓精通麻将文化,汝试言之”。

某翁借喝茶之机,整理思路,侃侃而言:“麻将分三类五种,每种四张,共144张牌;四方之地,每方分码18墩牌。梅兰竹菊共8张,四时尤物,精宝也,自有价值,可充任意牌;东南西北,四战之地,任意组合,变化无穷;中发白者,取道家无中生有、一生二、二生三,乃至无穷,终归于无之意;筒索万者,钱币也。百筒为一索,百索为一万,可联可叠可散,从一至九,循环无穷。身为赌具,允许四人参战;运用腕力丢骰子,争取开牌得优势;每人跟上家,防下家,盯对家,做自家;牌风顺时以小博大,牌面烂时损少止多;抓炮糊牌为下策,自摸糊牌为中策,天糊地糊为上策;修身养性为首要,休闲交友为次要,聚财散福为再要,人生有命,输赢有时,光阴有限,唯麻将给国人带来愉悦无穷!”

杨公点头曰:“说一千,道一万,汝仅明牌面牌理,战法战技,但未得精髓。公等既诚心求教,吾即传麻将文化精髓九字真言,公等当牢记心头,灵活运用”。

众友围成一圈,身体前倾,伸头舒耳,凝神静听,只见杨公缓缓曰:“多摸,少吃;多碰,少放炮”!!!

众皆大笑,始则不解,继而有所思有所悟,欣喜若狂,四散鼠窜,俱有尽快实战实践意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