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年味(七):年祭

2019-07-24 17:54 | 作者:梦之春 | 大发排列5|大发排列3介绍吧首发

对于祖先的崇拜,在我国由来已久。在大年三十上坟祭奠逝去的先人,是古代祭祀在现代生活中的延伸,也是一项隆重的民俗活动,更是活着的人的一种义务和责任

在我的记忆里,无论多穷,无论多难,祭社是一种重于生命的形式。家乡的父老乡亲对上坟的事看得格外神圣重要,因为,在乡亲们的心目中,祖先是排第一位的,祭祖其实不是什么迷信,而是表达对祖先和过世亲人的怀念之情,也是为了感恩他们生前的种种,教育儿孙永不忘本,又是希望他们在天之灵庇佑子孙福寿绵长、家道兴旺。

在腊月二十九过小年时,吃饭前就要用三个碗分别盛好饭,夹好肉和年果,并与盛了酒的杯子一起放在香桌上,筷子只能放在碗右旁,先敬祖先和神灵,这三个碗就是明天用来上坟的碗。到了大年三十上午,母亲到商店里买来黄纸、纸钱和小爆竹,做好剪“衣服”等上坟的前期工作。由于我家祖坟埋的较散,有四个地方,要三四个小时才能祭拜完毕。过了中午,父亲便收拾好上坟用的东西,带着我们,顺便叫上大伯二伯家的小孩,上路了。上坟给祖宗拜年是子孙的事情,女孩子是要外嫁的,不用去,留下来帮母亲的忙,不知为什么,习俗而已。所以每年上坟祭拜就是父亲、弟弟和我的任务。

南方的天很冷,刺骨的凉风迎面扑来。一大家子人走在上坟的路上,调侃着,说笑着,脚底踏起淡淡的土尘。一般先到老婆婆坟上,接着是奶奶、爷爷坟上,再就是曾祖以上的坟,顺道回家。

老婆婆葬在方家水库正南面的田间,朝东南方向,离水库大概有200多米远,不知它葬在这儿到底有多少年了。旁边还有一块长着杂草的空地,原先也是我家的祖坟,因岁月已久,没人添土,祖坟基本上下沉到地下,看不到一点隆起的痕迹。听父亲说,老婆婆葬的地方叫海马过江,水风好带发,人丁兴旺,当时葬的时候族里的人都不同意。在老婆婆坟地,父亲操持起大部分的事情,先用柴刀以墓碑为边在拜堂地上画个圆,以防野鬼来抢纸钱。父亲在坟前先点上蜡烛,边摆三个碗块边对坟里的老婆婆说“今天过年,你的子孙来给你拜年了,婆婆你慢慢吃”等之类的话,在小杯里倒好酒,点着香向坟三拜再在坟前插三柱香,接着又到另一块祖坟地上三拜插香。而我们,按照父亲的吩咐,将母亲剪好的黄纸挂在坟上、坟头,再就是烧黄纸和纸钱,烧得时候火要旺,不能断断续续,火苗旺则预示着先祖们看到这些钱非常高兴,会保家里来年日子红红火火。纸钱要烧完整,如没完全烧尽,在阴间就会产生破损,无法流通。而且烧得的时候不能有大风,否则被风吹走,你家的祖上也得不到纸钱,全部被外鬼抢去,如放了地仙写得收条则会存在冥府的银行里取不出来,先祖们的日子便过得很苦。

插好香,父亲在等我们烧完纸钱的时候,围着坟察看一翻,看到有老鼠洞或那里被其它动物挖得凹陷下去,便用大锄头打松土,并铲土填好。纸钱烧好后,父亲便开始嚷到“站到一边去,要放爆竹了”,听到此话,我们赶快向远点的地方跑去,用侧身对着放鞭炮的地方,双手捂着耳朵,生怕被爆竹弹到。

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在田野里回荡,父亲叫我们过来,按照大小在坟前站好,大家同时向坟作揖鞠躬。父亲边拜边说 “请你放下碗,收好钱,等下到家里去过年”,而我在心里默默祈祷,给老婆婆说悄悄话,祈求她保佑我快快长大、身体健康。然后,我们把杯里面的洒横向倒洒在地,将碗筷放回篮里,向奶奶坟地走去。

上完坟后,我们回到家里,洗好手后又忙碌起来,开始启动过大年吃团圆饭的程序。

岁月悄然地逝去,而时光不停地在脸上雕出皱纹,呈现出岁月的沧桑。1999年父亲因肺癌去逝,我接过了上坟的重任。20多年了,我一直坚持着,每年过年时都会回到村里,带着儿子、侄子,按照父亲教给我的上坟程序重复着,祭拜我的父亲和先祖们。不过,呆在父亲的冢前时间最多,在边祭边向儿子讲述父亲平生点滴的同时,在熊熊火焰、青烟飘荡和俯首叩头中总想等待阴阳相通,希望父亲的冥灵与我以心对语,再次与他的儿孙相聚。

上坟是一次心灵的洗礼,通过一代又一代传承的简单仪式,向先人庄重地送上自己思念与敬意。通过上坟,我们知道地下静静的沉睡着的祖宗是我们的根,即便他们逝去几十年或者几百年,我们都不能忘记。也许年龄越大越懂得“叶落归根”的含义,更让我时刻告诫自己,不管在何处生活工作都不能忘记逝去的亲人,这也是我要求我的儿子不要忘祖,在我逝后每年要回来给先祖和我上坟的原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