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年味(八):团年

2019-08-09 11:15 | 作者:梦之春 | 大发排列5|大发排列3介绍吧首发

辛苦劳作了一年,忙碌了一年,一家人在除夕围着桌子一起吃一顿丰盛的团年饭即年饭,既是人们的美好心愿,对年到来的庆祝,也是年俗文化的重中之重。因为,人们认为,团团圆圆吃个团年饭,这个年才算过的完整,明年家里就会事事顺利。

在繁忙的都市里,在生活日益变好、家庭经济渐为殷实的今天,在小孩们的身上似乎难以触摸到年的味道,在感觉中似乎年已离他们很远很远,除了知道是个节日,也没有了多少的期盼,没有留下多少令人怀念的印象。可对于我们这辈人来说,最令人怀念的还是孩提时过的年,虽沉在忆里很久,拎出来却还是那样地鲜活,带有儿时浓郁的醇香。

其实,在不同层面上生活的人们,从襁褓之中到耄耋之年,都在同一个时光轨迹里慢慢走过,按照时令更替,在岁月的轮回中送走昨日,迎来明天,使得在往日里发生的事情变成今天的回忆,在年里探看过去一年的得失,暂时放下往日生活的烦恼,在传承中描摹来年的愿景,找到生活新的起点,再次整装向前行进。

我们那一带小年是腊月二十九、大年是三十,马氏一般早晨过年,而我们村方氏则在在黄昏时分。这两天的年过的较为隆重,饭菜一般由母亲准备,仪式由父亲主持。大年初一与马氏一样,在早晨过年,由男人们操持,起来蒸年果和泡饭,吃除夕剩下的饭菜,一般比较随便。小孩们可以在早上好好地睡个懒觉,叫做享福,而母亲却还是要早早地起床,由大竹篾篮提着满满一篮的衣服到小河里洗上一上午。

除夕过年时,必须在屋的正堂过,饭桌一般要摆在香案下方,饭蒸熟后,母亲便将饭甑端到桌子中心,不要盖住,在饭里插一大把筷子,先敬神灵。在菜肴做好全部上桌后,由父亲在香案上点着蜡烛,手持点好香在饭桌下方朝上方敬拜一下祖先和神灵,从右边绕到香案在香炉里插上香后,再从左边走向房屋大门,先向南握香敬拜天地,祈求上苍佑护,再向东敬拜在东面大门脚插一根香,转向西面敬拜插香。随后又到院子大门,转回房屋小门,按照房子大门的礼仪进行。最后到灶前,向贴有灶神的烟囱敬拜插香。敬拜完毕,父亲到晒场放鞭炮。过年的鞭炮不能放得断断续续,出现这种情况会让父母感到不高兴,认为不吉利,爆竹打的好打的响没有剩余,不但预示着年过得好,心里也觉得明年家里有个好光头。随着从饭菜里升腾的热气,不断刺激着我们的味蕾,诱得我们馋涎欲滴,使得我们不顾这些,趁父母不注意的时候用手抓点想吃的好菜,赶快往嘴里送,让味蕾得到暂时的享受。

放完鞭炮,吃年饭正式开始。奶奶在世时,先请奶奶上坐,父亲坐东面上面,母亲坐西面上面,我们小孩随意。奶奶逝后,由父亲先坐在桌子上方右边,母亲坐在父亲右手边,将插在饭甑里的筷子取出,分给早已坐好的我们。我们迅速接过筷子,迫不及待地向自己喜欢的那道菜夹去。有时够不着菜时,母亲会索性将菜端到我们的面前。有时,下懂事的我们,会说出“这个菜不好吃”之类需要忌讳的话来,父亲便顺口说“小孩百无禁忌,没有事”之类的话来冲淡,使得年过得舒心顺意。而我们不管这些,不知父母准备年夜饭的辛苦,只知道尽情地享受这顿难得的美味,一直吃到肚皮撑着打饱嗝为止。而这顿饭,吃也吃不完,因为剩下的饭菜越多,就预示着来年家里富余。人们吃不愁、穿不愁的愿景,在这顿年夜饭里体现得淋漓尽致,也表达了人们对美好幸福生活的向往。

按照习俗,年夜饭也是团圆饭,是有许多讲究的,人们图的是一种除旧迎新的好彩头。菜不仅要有代表家殷丰实的猪肉、鸡肉、鸭肉和鱼,还要有希望孩子们健康成长的菠菜等,而且吃团年饭要慢慢吃,在享受这一年到头都难以吃到的美味的同时,也在祝福着一家人幸福安康。

“过年”意味着自己长大了一岁。小时候,父亲在除夕的饭桌上,总会一边喝着酒一边对我们这干儿女说;“过了年,你们就大了一岁,要好好读书……”。当然,父母也盼望我们快快成年长大,这样家里就有了劳动力,就有人干活,免去父母的好多负担。

除夕年饭吃好后,开始贴门神、对联。到了晚上,母亲烧好一锅热水,拿出新衣,让我们每个人在洗澡后换上。接着,父亲在温火中慢慢炒熟花生,花生起锅后将灶台收拾的干干净净。据说,灶神这天晚上要好上天向玉帝汇报工作,灶台上不能放任何东西,有灶具就是对灶神的不敬,这样会惹灶神生气,不知他在玉帝面前会说出何种话来。故在点香敬拜时,父亲便会祈求灶神在玉帝那儿帮忙说一些好话,希望来年不受无妄之苦。而且,要“放光”。我家正屋正堂的香案上摆有祖宗灵位,要点上可以持续一夜的蜡烛,再在后堂及有灶台的小屋点上煤油灯。有了亮光,先祖的神灵这夜在家里游玩时,就可以看清楚家里每一角落的状况。

到了大年初一凌晨,过年的爆竹声渐渐响起。人们在简单地吃过年饭后,相互串门拜年,互相祝福,不时地从某个家里传来划拳的声音,所有人的心里都漾上了一层生活甜美幸福的意境,整个村庄又在年的气氛中慢慢沸腾起来,把对新年的祝福喜庆气氛推向了高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