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曳在我心中的牵牛花

2019-10-25 16:13 | 作者:江北乔木 | 大发排列5|大发排列3介绍吧首发

炎炎日里,不经意间想起了牵牛花。前几天回老家的时候,看到老屋门前路两旁的牵牛花开始抻蔓了,往年的这个时节早就开花了,可今年却迟迟不开,不知还等什么?我亦在等,我是想等它开花了再写这篇文章,等了好久好久,心里好着急,就像等得笔下要生花了,这是感情“牵”出来的牵牛花,这不,就有了这篇《摇曳在心中的牵牛花》。

牵牛花,《辞海》上说:“‘牵牛花’、‘喇叭花’,旋花科。一年生缠绕草本,具毛。叶互生,近心脏形,通常三裂……可入药,性寒、味苦,有毒。”牵牛花,在我的老家也叫它喇叭花,这大概因它长得酷似小喇叭,特别招人喜。还有个特点更招人喜欢,牵牛花就像我国北方的广大农民一样,不嫌弃这片土地,很适宜这片土地,很适应环境。耐干旱、高温,坚忍不拔,生命力旺盛。唉,我已经一年多没见牵牛花了,心里有点空当当的,还真有点想它。

前年的这个时候,在老家门前的路两边忽然发现了牵牛花,一如见到了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记得那时我是叫出声来的。牵牛花蔓扯住了我的脚步,牵牛花在与我喁喁低语,撩拨出了我的情愫和深藏在心底的情怀,我慢慢上前轻抚着牵牛花。说实话,我是一步一回头地看着牵牛花,深深地问候着牵牛花走向老家中的。

去年回老家的时候,就不是牵牛花在找我了,因我已熟知它的家门了,就主动登门去找牵牛花了。从它刚刚发芽、刚刚抻蔓到刚刚开花,看着它一步步长大,这就如同朋友间的你心中有我,我心中有你般的默契,感情越来越深,初见真有点情不自禁。记得我在那东西两片牵牛花中间驻足好久,花在我心中烂漫,烂漫成了更深的情感

这么想见牵牛花、想写牵牛花,都是感情使然。套用一位著名作家的话:“为什么我的眼常含泪水,因为我深爱着这片土地”。为什么我的心常在惦念,因为我深爱着那些牵牛花。我从记事起就认识牵牛花,我是伴随着牵牛花长大的,儿时见得最多的就是牵牛花了,它在我脑海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记,演绎出不少的故事,滋生出浓浓的感情,直抵我的心灵深处,我深爱着牵牛花。

儿时目之所及,庭院里,院墙上,道路边,菜园旁,到处都有牵牛花,一条条绿色的青藤蜿蜒着、缠绕着,一片片,一簇簇,一朵朵,红的、蓝的、紫的、粉的……竖立着一个个五颜六色的小喇叭,亭亭玉立的花仙子,娇艳无比,煞是好看。

藤蔓抻展在平地上,开得遍地是花,千奇百态,争奇斗艳,如同大自然的生花妙笔描绘出的美丽画卷;藤蔓爬到了院墙上,墙上墙下都是漂亮的“小喇叭”,劲风一吹,“沙沙”作响,如同吹响了小喇叭,左晃右摆,嘀嗒有声,这是“乡村夏之声”。

儿时的牵牛花爬到了我家门楼两边的墙上,东面开兰花,西面开红花,一溜溜姹紫嫣红的喇叭朝上,有的越过院墙,正在往墙边的香椿树靠近,有的正接近墙顶,探头探脑的,劲风一吹,翩翩起舞,点头微笑,风铃般“沙沙”作响。风吹喇叭响,鼻闻花儿香,可爱极了。

我刚上小学的时候,正是全国“农业学大寨”运动轰轰烈烈时期,村子里紧跟全国形势,兴起了整“大寨田”“样板田”,田野里到处红旗招展,迎风飘扬,掀起了“农业学大寨”的新高潮。村办学校也不甘落后,校长会上作动员,老师会后提要求。要求我们每人自制或让家长帮制作小喇叭,利用放学、星期天时间到“大寨田”“样板田”宣传“农业学大寨”运动。拿着小喇叭喊口号。那时都是八九岁的孩子,哪会制作小喇叭?没办法,大都回家嚷嚷着让家长帮制作。我父母一个大队会计、一个生产队会计,很少有闲工夫,我就跟在祖母屁股后面,缠着心灵手巧的祖母帮制作。祖母从北窗上找了一张牛皮纸,剪刀剪啊剪,用手卷啊卷,糨糊粘啊粘,不一会工夫就为我制作好了纸帽子式的喇叭。递给我说:“你看,这不就这样,拿着去吆喝去吧!”我接过喇叭一看,怎么看怎么不像个喇叭样子,又对照着南墙上的喇叭花看,就更不像了。于是,就对祖母说:“奶奶,这样不像,你看墙上的喇叭花,制作成那样多好。”祖母听了说:“墙上那喇叭花是自然生长的,用纸只做不出那个样子,你拿着出去看看别人都弄的什么样子的再说。”直到我到街上去看了别的同学拿着的喇叭,觉得跟祖母制作的差不多,这才心里踏实了。

紧接着,我就和三五个同学结伴到就近的“样板田”去了,刚开始还不知道吆喝什么,后来,你一句、我一句地也就吆喝开了,现在只记得有:“同志们呐,加油干呀!一天三顿吃白面啊!(后一句是母亲开玩笑加的,并夸了我两句)。”其它都忘记了,只记得那些大人们见我们拿着小喇叭来了,先是一怔,听了我们一吆喝,接着哈哈大笑,干起活来更来劲了,只见:锨撅镢刨空中飞,小车不倒只管推。可热闹了。

一直以来,每每想起牵牛花,就想起了为我制作小喇叭的祖母和夸我的母亲,我怀念天堂里的祖母和母亲。

牵牛花,是我心中的花。牵牛花的藤蔓很长、很长,藤蔓上爬满了乡愁;一朵朵喇叭花间隔着的是一段段不同的乡愁,记载得如此详细、缜密;朵朵吹向天空的喇叭花,那是在共同奏响《乡愁进行曲》。牵牛花绵延伸向远方,牵牛花绵延,我的乡愁绵延。

现在想来,爬在院墙上的牵牛花,那是绵延着对老屋、亲人的乡愁,寄托着我对老屋、亲人的思念和怀念;生长在田野里的牵牛花,那是对故土的乡愁,寄托着我对故土和家乡的思念。牵牛花,在我心中摇曳……

乔显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