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人性与阴谋》(下部书)第一百一十九章节:午夜重返勾魂谷,再进独龙山迷雾。

2019-07-29 22:30 |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大发排列5|大发排列3介绍吧首发

【长篇小说】《人性与阴谋》

(下部书)

第一百一十九章节:午重返勾魂谷,再进独龙山迷雾。

本书纯属虚构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上回讲到,就这样,两个人,东转一下、西拐个弯,南边下个坡,终于走到了自己开来的日本90越野车面前,小胜子发动越野车一溜烟、便开出了这荒山野岭之地。

一个小时之后,小胜子开着日本90越野车终于回到了勾魂谷金矿,当越野车开进勾魂谷时远远望去灯火通明、照如白昼。

原来,自从侨羽与钟教授接手了金矿之后,发展太多的生产机械、设备损坏的太多了。于是,他急忙又联系了一大帮机械维修工人,全天三班倒地整修机械。

当90越野车“吱扭”一声停在了金矿指挥部门口时,从屋子里边冲出来了一帮人,一下子便把越野车围个水泄不通。

李军“当…当…当…”敲打了几下车门玻璃,示意外边围观的人们离开一点,他左手一按车门按钮“咔嚓”一声便推开了,当他推开越野车车门工夫对面便传来了侨羽的大声嚷嚷:“哎,李军啊,怎么样?找没找寻到啊?”。

此时,小胜子早已经开车门走了出来,嚷嚷道:“诸位,让开、让开、我们俩差一点,没让狗熊给吃了。”。这时围观的人们纷纷后退出去一米多远,李军与小胜子走下越野车之后,便朝着金矿指挥部门口走了去。

这时,侨羽站在门口迎了上来一把便抱住了先头走过来的李军,而后冲着门外看热闹的矿工们大声地嚷嚷道:“喂,喂,散了吧?散了吧。”。他嚷嚷了两声而后搂着李军脖子走进了房间,小胜子紧紧跟在最后边。

三个人先后走进了金矿办公室,只见钟教授正在办公室上研究着图纸,左手扶着在图纸上、右手拿着一支轻铅笔,正在划着什么?侨羽三个人走进来之后,钟教授抬头看了看进来的三个人,而后一转身要往外边走。

侨羽急忙开口说:“钟教授,你忙你的?不用走,我们没有什么,不是什么私事,没有秘密,你忙吧。”。钟教授刚要转身溜走,一听侨懂事长发话了,他急忙笑了笑、嘿嘿乐了,接着开始又低下头来忙自己的了图纸设计了。

李军、小胜子好像回到了自己家里一样,李军几步便来到了侨羽用的办公室旁边,“扑通”一下便坐在了老板椅子上了,顺便拿了起来不知道是谁喝的茶杯,看了一看茶杯里有没有茶水而后送到了嘴边上,“咚…咚…咚…”一口气喝干了茶杯里的所有茶水。小胜子更是一身灰头土脸地往小床上一躺,没几分钟便“呼…呼…”地睡着了。

侨羽转身看了一下两个人的狼狈模样,他二话没说什么,便直接走到了房间的西北角处,接着伸手拎了起来一个热气腾腾的水壶,随后拎着热气腾腾的水壶走到了门口的位置上。

原来,房门的左侧旁边长条木制老式坐椅上摆放着几个塑料脸盆,而且每一个塑料脸盆的边缘处挂着一个折叠十分工整的毛巾,清一色的深灰色毛巾,十分统一、看着也十分整齐。

咱们再说侨羽给边上两个塑料脸盆倒了半盆热水,顿时,一阵子热气、腾腾升华而出,由于现在是深秋节气、远远地望去,一股股白色的热气,或浓郁而升、或淡淡如薄雾,时有时无,或浓汽升华。

侨羽倒完热水之后,一转身冲着累得或躺、或卧的小胜子和李军忙说道:“哎,军啊、胜子,醒醒、先别睡着了,先洗洗脸、擦拭一下身体,再睡上一觉,什么情况,睡足了再研究。”。

这时,李军十分不情愿地从老板椅子上慢慢地站了起来,全身动一动上、下都又酸、又疼,可是侨羽招呼自己又一时不好意思,便拖着十分疲惫的身体直接走到了脸盆前边拿起毛巾,开始清洗了起来。

这时,侨羽转身将大铁水壶放到地炉子上去,而后又一转身走到了门口,敞开着的房间门口有两个人正忙着收拾采矿工具,二人抬头看了一看而后左边那个工人忙问道:“侨经理,你有什事情吗?”。侨羽往远处山坡下边望了一望,而后冲着那个工人说道:“小陈啊,你去下坡,把林师傅,叫来,就说,我找他有事?”。那个干活的工人嘿嘿一乐忙说道:“还下坡,干什么?直接叫两声不就上来了?”。他说完话之后便直接走到了山坡边上,而后冲着山坡底下大声叫喊道:“林师傅、侨经理找你,让你马上到办公室,林师傅,林师傅、侨经理找你……到办公室。”。就在那个干活的工人叫嚷着的时候,他们身体后边远处的厕所里传出来声音:“我听见了!”。那个干活的工人先是一愣,而后急忙转身冲着远处的厕所走了去。

此时,厕所里慢慢走出来一个小瘦子,身体上穿着军用干活衣服,一边走、一边低头整理衣服,抬头冲着对面这边的干活的工人说:“干什么啊?好像我听不到似的,这么大声嚷嚷?我知道了?”。那个干活的工人还有些不服气地嚷嚷道:“喂,我说林师傅,是老板让我招呼你的,你以为我愿意招唤你,快、快、快去吧,在办公室等你呢!”。

小瘦子几步便走进了办公室,一进来问侨羽道:“侨经理,有事吗?”。侨羽站在办公桌前正查看钟教授的施工图纸,一转身看了一下小瘦子林师傅忙说道:“老林啊,你看能不能通火?弄几个热菜?你们副经理和我的助理,这刚刚回来,还没有吃饭呢?你看灶上弄点热的?”。这时,小瘦子林师傅一听老板发话了,顿时全明白了。

小瘦子林师傅嘿嘿一乐,忙冲着侨羽献殷勤地问道:“侨经理,你们想吃点什么?我这就去通火、开灶?”。侨羽一听小瘦子林师傅这么说话,心里挺痛快地笑了笑忙回答道:“什么都行啊?你看这山区里,刚刚进入秋,冷得早,弄几个热菜。”。小瘦子林师傅一听面前老板这么说话,他抬起左手挠了挠头发嘻嘻一笑忙说道:“行啊,我看着弄,半个小时左右就好。”。小瘦子林师傅说完话之后,便麻利地一转身走出了办公室,朝着山坡下边的那一趟五间瓦房走去。

李军一边听着二人说话,一边擦洗着身体,自己光着上身,用热水仔仔细细地擦洗了一遍,而后又重新换了一盆热水,双手端着这一盆热水直接走到了小胜子躺着的小床边上,他坐下来伸手拽了拽侧趴卧着呼呼睡着了的小胜子。“胜子、胜子、醒醒、醒醒…”,李军拽了几下小胜子的衣服。

“嗯…嗯…哎呀,让我睡一会。”小胜子一动不动地嘟囔着,极其不情愿地慢慢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咱们先不说小胜子如何睡眼惺忪地从小床上爬了起来。再说李军一边用热水泡着脚,一边顿时来了精神。他环视了一下办公室里的环境,原来,自从李军和小胜子走了之后,侨羽便让工人们把这一大趟的青砖瓦房重新归划、分割、修改了一下,原来的整整一大排房屋,十二间房间只有两个房间门,大通铺式房间,改造成了三间一个小房间门,并且重新让工人们新建了两道墙,这样一来两大通间房屋,便变化成了三间一屋,这样就便成了四个房屋了。而后,侨羽亲自带队领着金矿上的三十多人,再加上陆续到来的自己手下二十多人,在山坡底下的位置新建了工人临时保暖板房十间,另外还建设了厨房、工料棚、机械库、车库、以及保安巡逻队,在山脚下还重新建设了金矿厂门、门卫、门卫保卫房等等。

此时,李军看着屋子里边的巨大变化,看着新增加的一排保险柜,以及新增加的不少办公室设备,还真有了一些不适应了,东张西望地观看着。

侨羽坐在对过的沙发上看着李军嘿嘿直乐,原来屋子里边的设备全扔了出去,劈柴的劈柴,烧火的烧火了。房间里边新的水泥地面取代了原来红土地面,老式木头长条椅子被沙发、保险柜、档案柜以及矮小的几个木头洗脸架所取代,旁边的房间门也被换成了钢板防盗门,而且还新增加了三个长条布艺折叠沙发床,这一切、一切都成为了新鲜事物。

李军看了一会忙冲着侨羽问道:“哎,侨大哥,原来的桌子、椅子和那些小床呢?”。侨羽一伸手摸过来新办公桌上的香烟盒与打火机,随手从硬包式红河牌香烟盒里取出来两支香烟,随手扔给了李军一支,并且自己点燃了一支叼在了嘴唇上,又一扬手将香烟盒与打火机扔给了李军。侨羽随后深深地吸了一口香烟,接着往外边轻轻一吐,顿时一个不粗又不细的烟圈,轻轻的飘逸了起来。

侨羽并没有立即回答李军的问话,而是轻轻吐出一个烟圈之后,鼻子上的两个通气孔慢慢冒出了烟雾,这才开口说道:“旧的设备,晦气!全烧掉了,咱们是正规的矿山企业,必须按着规定设计。对了,军弟,你和胜子,这次进山里边,那三座古墓的情况,摸的怎么样了?”。这时还没等李军开口说话呢,小胜子刚刚擦洗完,捧着一盆新换的热水走到了侨羽身边坐了下来。他先嚷嚷道:“我们在黑瞎子沟,遇见了真狗熊。”。

侨羽转身看了看刚刚换上了新衣服的小胜子。李军滔滔不绝地讲述了整个进山沟里边的情况……

清晨,侨羽、李军、小胜子三个人配备齐全了进山设备,安排好了一切工作之后,驾驶着90越野车朝着荒无人烟的深山里边而去。

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