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与阴谋】(中部书)第一百一十章节:季东巧得金蚕衣,奇珍异宝装满车。

2019-07-24 17:04 |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大发排列5|大发排列3介绍吧首发

人性与阴谋】

(中部书)

第一百一十章节:季东巧得金蚕衣,奇珍异宝装满车。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上回讲到小老头和季东吃了一个酒足饭饱,油肠满腹。季东喝了两口矿泉水之后,便抬头冲着小老头说道:“邝师傅,咱们也吃饱了,也喝够了,该干活啊!来,收拾东西。”。小老头这时没有说话,而是一骨碌起身便收拾东西。二人收拾好物品之后,小老头左手拎着矿井灯,右手将先头拿着的小手电放进了登山背包里边,而后回转身体看了看季东说道:“小东子,咱们爷们,也吃得酒足饭饱了,该干活了,走!上里边看看去!”。就这样,两个人一前一后往里边慢慢走了去。

原来,他们二人正处于一个大储藏室里边,季东拿着一个长长的手电筒,刚才那个小手电已经放回到背包里边了,又更换了一只崭新的手电握于手掌之中。再看小老头左手中的矿井灯,好像探照灯一样照得大储藏室里通亮,季东一面往里边走着,一边仔细观察着周围环境。

只见,这个大储藏室里边足足有两间房屋大小,从台阶下边开始东、西两墙边处,堆放满了各种古代的日用品。诸如、金漆器、银制器、玉炉器、青铜器、红木器、黄铜器等等。

他们二人慢慢地走到了一个小月牙形门洞前,季东先是站住了忙用手电仔细地察看着,只见青幽幽的石壁之上一个半圆呈现在北边。

这时,季东身体后边的小老头伸手拽了一下季东的衣服,冲着前边的季东说道:“我说,小东子,小心一点,注意机关暗器。”。季东忙回转身体冲着小老头轻轻说道:“邝师傅,我没事,小心着呢,你没看,我走得很慢吗?”。就这样,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了小月亮门洞里,当二人走进了门洞里边顿时眼前一亮。只见门洞里边一间房大小,中央一个红色的大棺椁。

小老头在季东身体后边用矿井灯往前边照着,当矿井灯的巨大光亮照射在红通通的大棺椁之上,他兴奋异常地叫了一声:“这才是主墓室呢!你看这才是主棺椁呢!”。季东一边听着小老头唠叨,一边一步步走到棺椁面前。而后他开始用手电照射四周,一看小房间里什么也没有,只有这一具红漆木棺椁而已。

季东东张西望地一步步走到了棺椁面前,换成了右手拿着手电在棺椁上晃动着。而此时他的左手也没闲着,伸手在后屁股的裤兜里边掏出来两支黑驴踢子。季东一转身冲着身体后边的小老头说道:“邝师傅,来,来,拿一支黑驴踢子,避邪!”。

此时,小老头也正忙碌着,只见他从后背上背着的登山背包里边拿出来一只蜡烛、一个打火机,正准备点燃蜡烛。一听徒弟季东招呼自己,忙转回身体冲着季东说道:“我说东子,你先拿着,我先点燃“引仙灯”,看一看有没有异常现象,咱们再考虑开棺取财宝。”。

季东伸着手准备将黑驴踢子递给邝师傅,他一听邝师傅说话,他也嘿嘿地笑了笑忙调侃地说:“是啊,人,生有处,死有地,三明不换阴风,活人与死人的约定,必须先敬冥王神,如果点燃的蜡烛灭了,那咱们必须什么也不能动,立即磕三个头,转身就走,赶紧回阳间,这古墓幽冥之地,不可得罪,要是点燃的蜡烛灭了,你还敢拿坟墓里的文物和宝贝,那自己可真要倒八辈子大霉了。”。

小老头左手拎着矿井灯,右手拿着点燃的蜡烛正找寻着方向,一听自己徒弟这么一说,他摇了摇脑袋而后说:“东子,你说的也对,也不对,点“引仙灯”,是咱们搬山道人的传统规定,这是活人与死人的千年规诫。凡是土夫子,必须遵守的法则。”。小老头一边说着话,一边找寻着东南方向。

不一会功夫,小老头便在棺椁前不远处放下了点燃的蜡烛。就这样,在这个暗黑的幽冥世界里,一支烛火照亮了人类无法探知的空间和地域。

咱们再说说季东,他拿着两支黑驴踢子在棺椁四周转了两圈,而后蹲在棺椁前边仔细地琢磨着棺材上面的浮雕图形来。

当季东正琢磨着的时候,小老头走了过来也蹲在了季东身边,他冲着季东问道:“东子,怎么啊?有什么异样没有?看没看出来是哪个朝代的吗?”。这时,季东忙回过头来看着小老头忙说道:“邝师傅,我怎么总是觉得?这座古墓有点太不靠谱呢?你看?这主棺椁图案?你再看一看这墓室的设计?我怎么觉得这么别扭呢?”。

小老头点了点头冲着季东说道:“小东子,这座古墓从规模、

建制、设计,全部都是黄帝陵的规模。可是?这主墓室?又?又?我也说不清楚了?不过,从这个主墓棺椁上的图形来看,这是一座大明朝时期的古代大型墓葬。你看这棺材上面的图案,就是明朝中后期的贯用的形式,尤其是盘龙体形态、型势。”。就在小老头说话之时,季东忙回头看了看东南方向的蜡烛烛火,依然照亮着东南方向的黑暗角落。

小老头却没有在乎什么,而是忙着往下摘登山背包。不一会功夫便从放在地上的大背包里边拿出来两节二尺长的铁撬棒。而且这两根铁撬棒、一头带着扁平头、另一根上却带着螺丝扣, 小老头将两根铁撬棒的螺丝扣一扣,紧紧拧了十几圈,死死的拧到了位置。 小老头而后冲着棺椁面前的季东说道:“东子,行啊!别废话了。开棺,取宝!”。

季东正蹲在那用手电照着仔细观看着,听自己身体后边的邝师傅说开棺,他急忙站了起来回转身体走向小老头身边。季东走到小老头放登山背包的位置,他自己也像小老头一样,

摘下来登山背包并从背包里边取出来两节二尺长的铁撬棒。季东也像小老头一样,将两节铁撬棒螺丝一扣,紧紧拧了十几圈直接拧死了。而后季东走到小老头对面的位置,两个人开始将铁撬棒的扁平头垫在棺椁上,两人互相用力一点点伸进棺椁盖板的缝隙里边。

“使劲,加油!”季东大声说了一句,突然,“轰隆隆!”一声响动。只见棺椁的盖板盖轰然掉落在了地面之上。这时,一股子灰尘泛起慢慢的扩散开来。小老头急忙往后边退了几步。由于,季东处于上风口处,也只是后退了一步。两个人静悄悄地站着,好像是黑暗世界里的幽灵一样,无声无息的静默着。

好一会,季东这才叹了一口气,忙冲着对面光亮处站着的小老头说道:“这上千年的历史,将由我们师徒开启,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谁又是皇帝?谁又是万里江山的主人?最终就在这漆黑的世界里?”。小老头一边听着对面的季东唠叨,一边拎起来矿井灯往前边走去,当他走到了棺椁面前左手扒着棺椁侧板子,右手拎起来矿井灯往棺椁里边照了去。

顿时,一片金光闪闪呈现在矿井灯之下,真可谓:

黄金本是有价值,辉煌只有帝王家。

至古千年江山旧,唯有荒山埋帝王。

话说小老头用矿井灯照耀着棺椁里边,季东在小老头对面扒着棺椁侧板往里边观看着,只见他看了两眼而后仰头长叹地说道:“万里江山万里云,金戈铁马帝王家。”。

这时,小老头用矿井灯晃了一下对面的季东,他忙冲着季东问道:“东子,怎么了?感慨什么?”。季东一边感叹皇帝的豪华奢靡,一边低头仔细观察着。小老头用矿井灯晃了一下自己,他急忙用手挡了一下射过来的强光,并说道:“邝师傅,怎么啊?我说的不对吗?你看凤凰金冠,金面具,黄金被、还有这两边排列整齐的玛瑙、玉器、珍珠、对了,你看胸口处的金如意、

玉如意?平民、老百姓、谁死了有这等待遇。邝师傅,你说说?老百姓死了,一了百了,河边死,河边一埋,好的一点的,用一尾苇席一卷吧,也就拉倒了,何处黄土不埋人那,何谓千两黄金,万两银,只不过是一口气、一张嘴吧了。”。

小老头听着季东唠唠叨叨,他一转身便往登山背包处走了去。当他走到两个大背包处弯腰蹲在那,开始打开了两个登山背包的顶端拉链,并且从里边拽出来三、四个一米来长、半米多宽的布袋子,而后站起来一步步走到了季东身边。

小老头来到季东面前,将手里边其中两个棉布布袋子递交给季东,而后冲着他说道:“行啦,装货!干活!”。就这样,两个人一前一后纵身便跳进了棺椁里面,开始装这些奇珍异宝。

好一会,两个人已经将四个棉布袋子装的满满一下子。这时,季东正忙着从尸骨身体上往下扒黄金凤袍外套时,用手电往黄金凤袍里边照去,他顿时大叫了一声:“金蚕衣!”。

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评论